求助电话

 

分享到:




   2018年1月的一天,我和往常一样在单位控申接待室值班。上午9点,12309电话响起,拿起电话,那头传来一位中年妇女的声音:“我是广西人,是陆小军(化名)的母亲……”通过对方的叙述,我大致了解了情况:2014年9月,陆小军来滁州看望网友周华,因为纠纷被周华的朋友杨刚打伤。陆小军头部受伤严重,经鉴定伤情达到重伤二级。案件经公安机关侦查、检察院起诉,2015年6月,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区法院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其中民事赔偿部分,杨刚赔偿陆小军医疗费、误工费等各项经济损失58万余元。

  身患重疾的陆父得知儿子被打成重伤的消息后不久离世,陆母因心脏病做了支架手术,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陆小军也因受伤,不能再继续挣钱来支撑这个家庭,陆小军母子只能依靠低保金度日。法院判决对方赔偿58万元,但4年过去了,对方只赔偿了4万元。陆母恳求道:“请检察院帮我们想办法解决下。”

  我将陆母反映的情况详细记录下来,向领导作了汇报。随后,我们跑公安、上法院,调取了案件材料。经过调查核实,杨刚正在服刑,法院确定其无财产可供执行。这种情况下,我院决定启动司法救助程序。

  然而,陆小军远在广西偏远山村,身负重伤,连路都不能正常行走,他怎么来提供材料启动司法救助程序?院里指派我和法医吕宏光前往广西,核实陆小军的伤情和恢复情况。我们火车倒汽车,辗转数次,终于来到了陆小军家中,实地走访调查,请陆小军所在村村委会干部和邻居参加了司法救助公开审查会。回滁州后,我们邀请公安机关承办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加听证会,对案件事实、救助意见和后续问题进行了充分讨论。考虑到陆小军一家特别困难的现实,我院决定给予最高限额的救助金9.74万元。

  2019年1月20日,这笔救助金交到陆小军手中,为他们解决了一时之困。另外,为了帮助一家人恢复对生活的信心,我们再次来到广西,通过和当地政府部门协商,将他们家纳入社会救助范围进行帮扶,并建议当地司法行政部门在陆小军申请法院执行等方面及时提供法律援助。

  一个求助电话,我们办了一起跨地区的司法救助案件。过程艰辛,但结果却让我们倍感欣慰。

  (口述人单位:安徽省滁州市琅琊区检察院,作者:王成明 岳克敏 杨春晖


关闭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克山县人民检察院黑ICP备05000574号│技术支持: 龙检新媒体工作室

地址:黑龙江省克山县人民检察院 邮编:150000